导航

预约参观和睦家妇产科有礼啦! 立即查看

如何让自杀悲剧不再上演?

Christoph Anatol HERDA, 临床心理科主任,精神科医生

关于自杀和想自杀的感受,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咨询师的观点略有不同。在这篇文章中,精神科医生Dr. Chrisotph Herda将就这个问题谈谈他的想法。

640

就像著名时尚设计师凯特•斯贝德(Kate Spade)和明星厨师安东尼•伯尔顿(Anthony Bourdain)在上周自杀辞世那样,无论什么时候,名人的自杀都会使得“自杀”成为热门话题。有的人会想到自己的一些朋友或家人,他们正经历着痛苦,也可能会选择某种方式结束生命。要如何走近这些想自杀的人,去帮助他们,让自杀悲剧不再上演?

首先,我们要知道,自杀有多常见?在中国,每年约有12万人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些大数据可能有点抽象,我们可以这样来看:在2014年的马来西亚航空370号班机空难中有237人死亡,但仅在中国,每天就有330人自杀。这是浪费生命的悲剧,尤其其实大部分生命是可以在恰当的帮助下得以挽救的。

想自杀是一种症状,但还算不上是一种单独的病症。在西方文化中,绝大多数情况下,精神障碍症状(通常是抑郁症)中就会包含“有想自杀的念头”这一症状。其他精神障碍,如酒精所致精神障碍或思觉失调等,都会增加自杀出现的风险。而在中国,现有精神障碍症状中不包括“拥有自杀意图”,而是包括“拥有对遭受侮辱、情感伤害和丢脸等情况的短期反应”,这样的短期反应会让人从想要结束生命到做出行动之间的时间往往只有几分钟。

在这两种情况下,无论是丢脸后的突然绝望还是强烈的抑郁与自杀想法,主要问题都是要“争取时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自杀意图往往会伴随着抑郁逐渐发展并恶化下去。“想要自杀”可能意味着不同的事情,一方面是绝望,另一方面是强烈的冲动。

  • 渴望平静,但没有自杀意图。

例如,典型的想法就是:“我想睡觉,当所有这些……(实际问题)结束时再醒来。”

  • 有自杀的念头,但没有行动的冲动。

例如,典型的想法是:“如果我死了会更好,反正也没有人会想念我。也许没有我,他们会过得更好。“

  • 有自杀的考虑,或多或少具体考虑过可以采取的行动方式。

通常会摇摆不定,但没有行动的动力,仍然属于被动的。例如,典型的行为是:思考可能的方式和手段,在网上搜索相关的信息。

  • 有自杀意图。

是指有具体计划的自杀想法,有可能会对别人说出自己的意图,并有采取行动的冲动。例如,典型的想法是:“它是不会变好了,没有解决办法了,我受不了了。”

  • 自杀尝试。

尝试自杀行为,但未导致死亡。自杀的意图明确以及拥有靠自杀来达成目标的信念。

  • 自杀。

蓄意使自己死亡的行为。

  • 准自杀行为。

看起来像是企图自杀,但不一定是为了死,虽然这种可能性也被考虑在内。通常具有指示性的和告知性的特点,例如,这些信息是:“必须得做出改变了”。其他人可能会觉得准自杀行为是被迫的,其实这是自杀者寻求帮助的表现,这也让他们试图自杀的风险更高。

今天,我想更多地探讨抑郁症中的“想自杀的想法”。自杀意图在重度抑郁症中很常见,就像当你感染病毒时,你会经常发烧一样,当你重度抑郁时,你常常会有各种各样的自杀想法。它们是抑郁症的一部分。抑郁症患者们通常都不愿意自己谈论这些想法,或许是因为他们认为有这些想法是疯狂的,或者是他们害怕别人知道他们的这些想法之后,会将他们强制送往精神卫生机构中。

如果一个人有强烈的自杀意图,并且想要付诸行动的话,我们必须要尽快地缓解导致这种绝望的精神压力,从而“争取时间”通过药物和心理治疗来解决抑郁症这一根本问题。在这一语境下,“争取时间”就是把安全和存活放在首要位置。

在临床实践中,精神科医生需要与患者以及患者的亲人或朋友一起制定短期治疗计划。如果最终决定赞成让该患者住院治疗几天的话,我们将帮助他们与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取得联系。因为上海和睦家医院以及其他国际医院目前都不被允许为精神疾病患者提供住院服务。除非有其它医疗状况的发生,例如高血压或急需处理的伤口等等,是可以进行住院治疗的。但即使在这些情况下,仍需在三天后转移到精神卫生中心。上海精神卫生中心根据国际标准和指导原则,会在VIP楼层为患者提供单人病房和精神疾病治疗。对于外籍人士来说,有时候会考虑到患者的情况而让其撤离回国。

而门诊治疗的时候,针对拥有较轻微自杀意图的患者,为了减轻患者的主要情绪压力,我通常会给他们开一些镇静剂、抗焦虑药和其他药物,如氯羟去甲安定、抗抑郁药等等,有必要的话还会提供一些治疗方法,如心理治疗。

对于心理健康方面的专业人士而言,针对不同的病例确定不同形式的治疗方案(住院病人或门诊病人)往往是具有挑战性的。如果一个人一有自杀的想法,就让他进入精神健康机构,进行全天候监控的话,绝大部分人都会存活下来,但有一部分人会将此视为不必要的创伤体验。违背患者意愿对其进行治疗并不是治愈的最佳方式,但当我们无法保证患者安全时,有时这种方式也是必要的。